星沉海底当窗见

但曾相见便相知 相见何如不见时。
高三以来 遇到你以后 我渐渐开始拿你当做我的信仰
曾经很长一段时间 我因为有这个强大的信仰每天都过得很充实 可是后来 信仰慢慢变成压在我身上沉重的包袱 摆脱不掉 然后我开始怀念没有信仰的轻松的日子。
十八年来第一次感觉自己活得像个笑话 用我不到十岁的心智去面对十八岁的磨难和挑战 能坚持到今天我觉得不易 别人都住在坚实的堡垒中 而我却感觉自己处在一个巨大的气泡里 那是我用幻想给自己打造的避风港 的确 它有时候确实能带我飞到万里高空 领略别人看不到的风景 可是他是那么脆弱 不堪一击。
我觉得可笑 可是笑着笑着又忍不住流下泪来 我不愿相信我一直视作信仰的美好最终不过只是我一个人的幻想 可是我听到身边有嘲笑 笑我像个傻子 这样的声音多到终有一天我也觉得自己荒谬 却醉在这美梦之中不愿醒来。
所以我越来越怀念曾经的那个相似的气泡 它真的带我实现了梦想 那时候一切都充满爱意 一切都充满可能。很多人问我 你为什么囿于过去不肯走出来 你为什么那么怀念五分 因为曾经的五分人都将五分视作信仰 或许那是全体老师同学们共同幻想的一个气泡 气泡外面的人笑他们愚昧 气泡里面的人却好像住进了全世界最安全的堡垒。那个时候的幻想有真实感 而如今的真实感全部来源于我孤独的幻想。

评论

热度(1)